首 頁   本社概況   電子雜志   文壇熱點   每月話題   作者專欄   書畫天地   在線社區   在線投稿   聯系我們
您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->電子雜志->2019-1期->散文空間

曾經荒寒

2019-1-2 15:56:28 來源:耿   立 瀏覽:72

曾經荒寒

    耿 立

耿立,原名石耿立,中國作家協會會員,散文家、詩人,珠海市作協副主席,2014年第五期《北京文學》封面人物。作品獲第四屆在場主義散文獎、第六屆老舍散文獎,散文集《遮蔽與回憶》入圍第五屆魯迅文學獎,散文集《向泥土致敬》獲第七屆魯迅文學獎提名、山東省第二屆泰山文藝獎、廣東省第十屆魯迅文藝獎,作品多次被《新華文摘》和國內多家權威選本選載。出版有《遮蔽與記憶》《向泥土致敬》《新藝術散文概論》《會飛的春天》等二十余本散文、兒童詩及理論集。

鄉間人精神匱乏,但卑微謙卑的鄉下人也有自己的歡樂的方式,生老病死,是常態。但人們在這生生死死的關頭,有時也會放縱娛樂,是無奈,還是麻木?是與命運和解,還是低頭?

    那時請嗩吶班子,鼓樂一番。平時呢?大家就不知不覺地到村頭的牛屋去。

    而對我來說,還有一個去處,就是學校。雖然也學不了什么,但總是一種期待,像等待戈多。

記憶里的家鄉很冷,心里也冷颼颼的。

    在冬天上學,同學們在教室的墻角排成一排,縮著膀子,使勁擠里面的孩子,這也是同學們取暖的一種方式。冬日里鄉間的屋檐下常是掛著冰溜,如倒立的筍,像凝凍住的帶螺紋的水柱,孩子們會央求大人打下來,然后捧在手里,凍得齜牙咧嘴如現在城里人冬天吃冰。我們把這樣掛著的冰叫作冰溜嘎。

    那時的冬天,孩子們的鼻涕就像屋檐的冰溜嘎,在鼻頭掛著。如有誰說一句過河了,那掛著鼻涕的孩子一驚,就使勁一吸,所謂過河的鼻涕又收縮回原來的地帶。今年春節,小學的同學聚會,老虎還說留山的襖袖筒子上明晃晃的,如糨子。那是用袖筒子擦鼻涕的印記,那些東西硬硬的,可以劃著火柴。

    那時的冬天,曹濮平原的人夜晚是到生產隊的牛屋烤火取暖,但回到家里,就用做晚飯時的鍋底灰,放在鐵制的火盆里,然后放在被窩里,火盆上放火罩撐著(火罩是用白蠟條子編制的,形狀橢圓,反過來,如個筐,但火罩的周身都預留有洞眼,這是火盆散發熱的通道;鹫忠部勺鳛樽,供人的屁股使用,也可反過來,在里面放上被子,就是孩子的搖籃一樣的東西)。

    那時的冬天,教室里也養羊,我們人羊雜處,(更多內容歡迎訂閱《紅豆》雜志或關注微信公眾號hongdou-1972)

上一篇:沒有了
下一篇:肥水流
相關文章
發表評論
網名:
評論:
驗證:
網友評論僅供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


編輯部電話:0771-5620248 廣告發行部:0771-5624238 綜合部:0771-5664408 傳真:0771-5664408
地址:廣西南寧市翠園巷2號
Copyright (C) 2013 www.xshpnh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《紅豆》雜志社 版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