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頁   本社概況   電子雜志   文壇熱點   每月話題   作者專欄   書畫天地   在線社區   在線投稿   聯系我們
您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->電子雜志->2019-1期->小說長廊

杏花與籃球(短篇小說)

2019-1-2 15:47:55 來源:李云雷 瀏覽:72

杏花與籃球(短篇小說)

    李云雷

李云雷,1976年生,山東冠縣人,2005年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,博士。著有評論集《如何講述中國的故事》《重申“新文學”的理想》《新世紀底層文學與中國故事》,小說集《父親與果園》等。曾獲2008年年度青年批評家獎、十月文學獎、《南方文壇》優秀論文獎、《當代作家評論》優秀論文獎,獲第六、第七屆魯迅文學獎提名等,F任職于《文藝報》。

我們村后街有一棵老杏樹,長得很奇怪。它長在我六哥家后面,緊挨著他家的房子,房后是一片水坑,地勢很低,從北面看,這棵樹像長在半空中。水坑的東邊是一條土路,這棵樹斜著向上生長,橫跨過小路,將枝條伸到了路東的老地主家的房子前。那時老地主已經去世,院子都空了。在我六哥家房后,這條路正好是一個大大的坡,這棵杏樹正好長在下坡的咽喉處,像是搭起了一個涼棚似的。一到春天,繁花滿樹,像長了一樹的火,夏天那些青杏躲在樹葉里,搖搖晃晃的,分外誘人。那時我們經常爬這棵杏樹,老杏樹是彎的、斜的,要爬上去很容易,從這里能爬上老地主家的房頂,也能坐在橫在半空的樹枝上,看那條路上來來往往的人,一邊啃著杏,啃完,還可以拿杏核投下面走路的人。不過要爬這棵樹也不容易,這棵樹是我六哥家的,他家的老太太很厲害,見到有人爬樹就跑過來,又是叫又是罵的,非把你拽下來不可。我們都很怕這個老太太,一見到她的影子就趕緊跑開了,只有她不在的時候,才敢偷偷去爬。

    這個老太太并不是我六哥的娘,而是我六哥的丈母娘。六哥是我的堂哥,是我二叔家的老二,我二叔家有三個兒子。那時候家里很窮,怕孩子娶不上媳婦,就把我六哥“倒插門”,“嫁”到了這一家。

    在我們村里,大姓大都是聚族而居的,姓張、姓王的主要住在前街,后街住的主要是劉、朱兩姓,我們李家住在中間偏西,村子里還有一些小姓,姓常的、姓高的、姓代的,則主要散居在后街。姓常的人家在村子里屬于獨門小戶,也不知道是從外村遷來的,還是單門獨傳。到了常老頭這一代,只生下一個閨女,常老頭怕女兒受委屈,也沒有抱養個兒子傳宗接代,而是想招個上門女婿。常老頭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,他那時是我們村里的飼養員。常老頭也不回家,就在牲口棚邊上搭了間草房,住在那里,夜里喂牲口很方便。他那間草房,很快就成了村里的公共場所,村里的閑人們吃完了晚飯,都愛溜達到那里,拉拉呱兒、聊聊天、聽聽戲匣子,有時候還會有年輕人在這里打撲克。還有的時候,有人想喝酒了,就跑到代銷點打一點散酒,去菜園里偷點黃瓜、西紅柿,就在昏暗的煤油燈光下,邊喝邊聊了起來。常老頭的草房里總是很熱鬧,充滿了笑聲、叫聲和歌聲。

    那間草房離我家只隔著兩條胡同,那時候我爹在三十里之外的蘋果園,我娘又管不住我,天一黑下來,我也常跑到常老頭那里看熱鬧。常老頭人很隨和,也很滑稽,笑起來很爽朗。我們一幫小孩去了,他也不怠慢,有時還摸出些東西給我們吃。有大人的時候,我們跟著看熱鬧;沒有大人的時候,常老頭就給我們講故事。有一次他講一個鬼,臉像刀刃一樣薄,也沒鼻子沒眼,一般人看不見它,它等人走近了,猛一剁,就把人頭砍了下來。講到這里,常老頭的手掌就輕輕砍在了小義的后頸上,大吼一聲:“就是這樣的!毙×x嚇得哇哇亂叫起來。常老頭還講狐妖樹精,他說什么歲數大了都會成精,他走夜路,就看到過一個老槐樹精。那是在十里鋪,他深夜趕著馬車從那里往家走,像是走迷了,繞過那棵老槐樹向前走,走了一會兒,又看到了那棵老槐樹。反復走了好幾次,總能看到那棵老槐樹,他一下子明白過來了,趴在老槐樹面前磕了幾個頭,那個老槐樹精才放了他。他說老樹變的妖精都不傷人,那個老槐樹精是在跟他鬧著玩呢,要是野物變的妖精,像狐貍、野豬、黃鼠狼子,就可怕了。常老頭還給我們講男女之間的葷事,誰家的大姑娘跟人家跑了,哪家的小媳婦跟人家鉆麥秸垛了,他講得眼睛發光、唾沫亂飛。不過那時我們不懂男女之情,不大感興趣,反而更喜歡鬼和妖怪的故事。雖然每次聽完,我們都嚇得不敢走黑路,晚上睡覺做惡夢。但是坐在那里,圍著熊熊燃燒的爐火,聞著牲口圈里的怪味,常老頭卻將我們帶入了神奇的世界。那個世界離我們那么遠又那么近,就在我們身邊,就在我們村,他仿佛為我們打開了天眼,讓我們看到了一個隱秘的世界。

    或許就是在那間草房里,常老頭相中了我六哥,覺得這個小伙子高大、壯實、可靠,招來做上門女婿是最好不過的了。我六哥那時是一個帥氣標致的青年,他個子很高,超過一米九。他剛中學畢業,那時還不興考大學,就回到生產隊里來干活。他有一膀子力氣,人也很實誠,不過剛到隊里干農活還不適應,生產隊長便安排他先到牲口棚里給常老頭幫忙。那時我們常?吹轿伊缭谏谂锴暗目盏厣襄幉,清晨的陽光照過來,我六哥頭上冒著白汽,拄著鍘刀立在地上,常老頭蹲在地上為他續草,閘刀一起一落,麥秸或青草就被鍘成一寸長的草料,不一會兒

上一頁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下一頁
上一篇:沒有了
下一篇:沒有了
相關文章
發表評論
網名:
評論:
驗證:
網友評論僅供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


編輯部電話:0771-5620248 廣告發行部:0771-5624238 綜合部:0771-5664408 傳真:0771-5664408
地址:廣西南寧市翠園巷2號
Copyright (C) 2013 www.xshpnh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《紅豆》雜志社 版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