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頁   本社概況   電子雜志   文壇熱點   每月話題   作者專欄   書畫天地   在線社區   在線投稿   聯系我們
您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->特約專欄

“述往還之情,通溫涼之信”
——談傅雷手札

2013-8-27 18:47:36 來源:紅豆雜志  作者:張瑞田 瀏覽:72
傅雷(1908—1966),我國杰出的文學翻譯家、文藝評論家、書法家、收藏家。傅雷早年在法國求學,攻美術史論、法國文學。20世紀40年代,傅雷著手西方文學的翻譯工作,一生譯著宏富,達34部之多。其中的《約翰·克里斯朵夫》《貝多芬傳》《藝術哲學》《高老頭》《歐也妮·葛朗臺》等,影響甚廣。許鈞說:“傅雷有著知識分子的社會良知。他要用文學翻譯活動來服務民眾,推進社會文明,實現自己的社會價值的責任心,其中包含了傅雷對藝術的熱愛,對文學翻譯工作的真誠的、熱烈的、忘我的愛。”

    傅雷一生坦蕩,稟性剛毅,1958年被劃為右派,至“文革”身心再遭重創,遂于1966年3月的一個凌晨,與夫人朱梅馥一同棄世,在上海悲壯地走完了自己的一生。

    傅雷出生于耕讀人家,自然把教育看得十分重要。雖然1915年的中國已進入中華民國時代,伴隨著晚清洋務運動的慣性,為數不少的知識精英開始在北京、上海等文化中心城市開展或輕或重的新文化運動。但鄉村中國一如繼往地沿襲著千百年的文化傳統,傅雷與中國文化的首次見面,依舊是毛筆、硯臺,依舊是《三字經》《百家姓》《千字文》,依舊是唐詩、宋詞。在斗南公的指導下,傅雷臨寫晉唐楷書,不日窺見門徑。1927年12月,傅雷在上海黃埔江碼頭,登上法國郵船“昂達雷·力篷”號,前往法國求學。這時候的傅雷,較全面地掌握了中國傳統文化的基礎知識,練成了一手清雅、簡淡的行楷書。憑著這種文化實力,他在巴黎才沒有迷失方向。

    “自一九五八年四月底誣劃為‘右派分子’后,傅雷接受摯友翻譯家周煦良教授選送的碑帖,以此養心擺脫苦悶,并開始研究中國書法的源流變遷,既習練書法又陶冶性情,此后寫信、譯稿一律用毛筆謄寫。”這是傅雷研究中一段著名的話,描述了傅雷在反右派期間與書法所建立的聯系,進而陳述書法對傅雷精神生活的介入。其實,這句話并不完全真實,尤其是“并開始認真研究中國書法的源流變遷……此后寫信、譯稿一律用毛筆謄寫”,顯然忽略了傅雷青少年時代對中國傳統書畫的熱愛,以及傅雷早年使用毛筆的書寫習慣。

    1961年4月,傅雷在致香港演員蕭芳芳的一通手札里,談起了書法——

    舊存此帖,寄芳芳賢侄女作臨池用。初可任擇性之近一種,日寫數行,不必描頭畫角,但求得神氣,有那么一點兒帖上的意思就好。臨帖不過是得一規模,非作古人奴隸。一種臨至半年八個月后,可在換一種。

    字寧拙毋巧,寧厚毋薄,保持天真與本色,切忌搔首弄姿,故意取媚。

    劃平豎直是基本原則。

    一九六一年四月怒庵識

    這通手札,是傅雷學習書法的經驗之談,同時,也準確體現了中國書學的核心思想。第一,臨帖求神似,得一規模足矣,不作古人的奴隸。第二,字寧拙毋巧,寧厚毋薄,保持天真與本色,切忌搔首弄姿,故意取媚。傅雷無疑受到了傅山的影響。傅山的“寧拙勿巧,寧丑勿媚,寧支離勿輕滑,寧真率勿安排”的闡述,揭示了中國書法的美學觀。作為學貫中西的翻譯家、藝術評論家,傅雷完全支持傅山的藝術觀點,將此看成藝術坐標,并告誡晚輩領悟恪守。

    致蕭芳芳的手札清純、雅致,線條遒勁,結構松弛,于法度中可見自如、散淡。這是傅雷隨意寫成的,沒有完全遵守傳統手札的平闕形制,僅是為了告訴蕭芳芳“保持天真與本色,切忌搔首弄姿,故意取媚”的寫字規則。

    其實,這也是作人的規則。1961年的傅雷已成為右派,屬于社會中的另類,但他并沒有降低自己的道德要求,依舊讀書、譯書,依舊給遠在異國他鄉的兒子傅聰寫長長的家書,告訴他作人的道理,學習的目的。只是寫信的工具改變了,從開始的毛筆,變成了鋼筆。

    本來傅雷是習慣用毛筆寫信的,這是中國文人的風雅。

    1933年,已在法國完成學業的傅雷,正在上海美專教美術史。該年的12月1日,他寫給時任上海中華書局編輯所所長舒新城的書札,即是以毛筆書就。此后,他的多數信函,基本沿襲著傳統手札的形式——以毛筆書寫,起首、正文、結尾,修辭、遣句、表意、抒情,不越古人藩籬,博雅、圓融,洞達、空靈,洋溢著中國文人的精神風尚與詩意才情。10年以后,傅雷開始與黃賓虹通信,他在10年時間里寫給黃賓虹的117通手札,不僅是傅雷書法作品的集大成,更是傅雷人格、思想、才干、修養的具體體現。

    胡傳海對手札有深入的研究,他說:“手札,最早為一種文體的名稱。牘,古代書寫用的木簡。用一尺長的木簡作書信,故稱手札。……至于‘札’、‘牘’、‘簡’、‘帖’之稱,最初是各因書寫工具而名的。寫在木板上的稱‘札’、‘牘’,寫在竹片上的稱‘簡’,寫在布帛上的稱‘帖’,所以書信又叫‘書札’、‘手札’、‘手簡’等等。”

    中國書法史中的經典作品,如王羲之的《快雪時晴帖》《寒切帖》《姨母帖》《十七帖》,陸機的《平復帖》,顏真卿的《爭座位》《祭侄稿》,楊凝式的《韭花帖》《夏熱帖》等等,都是作者的手札,并不是以藝術創作
上一頁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下一頁
上一篇:沒有了
下一篇:美女占有世界,時尚占有美女
相關文章
發表評論
網名:
評論:
驗證:
網友評論僅供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


編輯部電話:0771-5664408 廣告發行部:0771-5624238 通訊部:0771-5628728 傳真:0771-5664408
地址:廣西南寧市建政路3號
Copyright (C) 2013 www.xshpnh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《紅豆》雜志社 版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