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頁   本社概況   電子雜志   文壇熱點   每月話題   作者專欄   書畫天地   在線社區   在線投稿   聯系我們
您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->特約專欄

花萼當年并二難

2013-8-27 18:45:54 來源:紅豆雜志  作者:初國卿 瀏覽:72
新中國早年那批中央文史館館員,不少都是晚清翰林出身。即使沒有翰林身份的,也個個是飽學之士,自然都有詩詞書法的看家本領。其中的黃君坦最是以詞賦著稱,劉夢芙《“五四”以來詞壇點將錄》將其列為“地煞星鎮三山黃信”,說他的詞“廣收博采,有耆卿之清暢,東坡之豪宕,復兼后村之雄勁,碧山之幽咽。有極研煉者,亦有極自然者,手段因題而施,變化莫測。”夏敬觀《忍古樓詞話》曾評價他說:“閩縣黃君坦孝平,吾友公渚之弟也。兄弟皆能文章,工詩詞書畫,殆不可及。”敬觀先生說其詞,也評價了他的書畫。最近得其行書條幅,益覺其字不在其詞之下,亦完全可入“書壇點將錄”中。

    黃君坦此書作為一詞稿:“花萼當年并二難,天留米老嘯湖山,南樓圖敘望長安。藝苑金刀毫素讬,裘鐘玉版竹光摶,本來汗簡勝湯盤。調寄浣溪沙奉小山詞家兩正。丙辰春日。甡叟于北京。”鈐白文方印“君坦之印”和朱文方印“甦宇”。此《浣溪沙》詞作于1976年,從詞作中所用典故,如不分伯仲高低的“二難”,毛筆細絹的“毫素”,王獻之的斑竹筆筒“裘鐘”,光潔堅致的宣紙“玉版”,借指史冊典籍的“汗簡”,刻銘為戒的商之“湯盤”等,可見此詞當為詠書法之作。其詞作風格清暢中有豪宕之氣,雄勁里不失幽咽之風,既細美幽約,又沉博絕麗。至于所奉“兩正”,既“正”詞作,又“正”書作的“小山詞家”為何許人也,則不得而知。但不管是誰,或字或號的此“小山”,能與北宋大詞家晏幾道之號相重,當然也不會是泛泛之“詞家”,與黃君坦亦可謂“花萼當年并二難”。

    對于此詞稿,我既喜其詞,更喜其書。書與詞,亦可堪稱“花萼當年并二難”。作品于尺幅之間,自然揮灑,筆墨清雅,布局精嚴,結字工致,法度嚴整。其融章草、行楷等多種風格于一體,不管重墨還是飛白,每一字都給人一種恰到好處的古樸溫厚之感。我拿到此作品后即在燈下欣賞到深夜,平心靜氣摩挲它的細致,體味它的深邃,感嘆它的超逸。那樣筋骨清癯,那樣蒼茫的修竹墨影,是黃君坦從世家走來,又經過那個時代的特定標志。漢元帝時代史游發明的這款書法,雖然經過東吳皇象的急就章,傳到二十世紀初,已然斑駁陸離,而傳到黃君坦手中則翩然復活了。秦漢隸書的波磔還在,隋唐楷書的周正意態也在,字字獨立,又連綿布局。唐宋善書的人都可以憑這樣的字行卷入仕,明清的士人也可以用這種字體考進士點翰林。

    翰林對于黃君坦來說并不陌生,因為他的父親黃曾源(字石孫)就是清光緒十六年(1890年)的進士,并授翰林院編修。后由御史臺出守徽、青、濟南等郡,著有《石孫詩稿》。黃君坦1901年生于福建閩侯,盡管父親是翰林,但時代決定他不管有多高才華,寫多么好的書法,都不會再點翰林,因為誰都知道,在他出生四年后中國就廢除了科舉制。然而在這方面,他后來并不遜色于他的父親,1961年,周恩來總理代表國務院聘請他為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。民間公認,新中國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,就相當于明清翰林。那時候,他的詞和他的字名氣很大,如果在清代,相信他也一定會入翰林院,他的這筆字清朝人看了也一樣會傾倒。

    黃家的翰林父親不僅生了黃君坦這樣的新中國新“翰林”,另兩個兒子黃公渚、黃公孟也頗有名氣。中國近現代國學界曾將其三兄弟譽為“左海三黃”,堪與北京大學沈尹默、沈兼士、沈士遠等“沈氏三兄弟”相媲美。黃君坦的兄長黃公渚很小就跟父親學習經學,后來曾隨著名藏書家劉承干于嘉業堂學習十年,遍讀劉氏所藏之書。又師從陳散原,精于訓詁、詩詞、書畫、版本目錄之學,成為現代文人山水畫的典型代表。從上個世紀三十年代開始,曾于北京大學、北京師范大學、青島大學、山東大學任教,著述頗豐。然而他只因給人鑒定書畫之事,在1964年被誣“真假不辨”,于濟南接受批判,因不堪其辱,批判會后自縊身亡。同日,家中三女眷團團圍坐,傳飲同一瓶敵敵畏,隨他而去。其祖孫三代苦心收集的善本書籍、金石拓片、名家書畫以及自己的書畫創作、文學手稿,也毀于一炬。其慘烈之節,令人欷歔感嘆。

    有這樣的家世,有這樣的故事,自然才會有黃君坦這樣的學養,這樣的一筆好字。在所有書法作品中,我一向喜歡文人墨跡,尤其是自作詩詞題跋,更視為書中珍品,因為它不僅有藝術價值,還有文獻價值,更有個人學養底蘊在其中。那些動輒只會寫個唐詩宋詞,只會寫“白日依山盡”或是“大江東去”的書作我是不收藏的。黃君坦此件《浣溪沙》自作詞,詞好,書法更是超邁,自然是我所偏愛的。夏敬觀先生說,1935年重陽節時,他與黃君坦、溥心畬一起游北京寶藏寺。游后,黃君坦即興作《齊天樂》一首:“層岡迤邐招提境,畫廊更依翠巘。雞犬云中,鐘魚世外,羽客衣冠未幻。茶煙別院。羨寶玦王孫,留題都遍。眼底西湖,共誰殘照話清淺。蕭辰試招游屐,相逢張打鶴,絲髩愁綰。鷲寺風光,獅窩粉本,彈指華嚴隱現。白頭宮監。盡采蕨西山,翠華望斷。醉墨分箋,一庵蒼雪晚。”黃君坦那樣的才思,如今已難尋了;同樣,黃君
上一頁 第1頁 第2頁 下一頁
上一篇:沒有了
下一篇:美女占有世界,時尚占有美女
相關文章
發表評論
網名:
評論:
驗證:
網友評論僅供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


編輯部電話:0771-5664408 廣告發行部:0771-5624238 通訊部:0771-5628728 傳真:0771-5664408
地址:廣西南寧市建政路3號
Copyright (C) 2013 www.xshpnh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《紅豆》雜志社 版權所有